灰小可乐

(金凯)你是特别的那个人

 
  选用歌曲是darling,很好听的一首歌,大家可以去听听哦。
  这次完成得很迟,希望赶上了。
 




  “要倒下的人,是你!!!”   金不顾伤势站直了身子,随后如离弦之箭般冲向了鬼狐天冲,凝聚了金最后一点元力的矢量箭头伴随着金的动作狠狠地打在了鬼狐的腹部。鬼狐天冲顿时像块破布那样倒飞出去,冲击力让金所在的地方地面崩裂,元力的波动让气流剧烈地运动,刮得凯莉的脸微微生疼。  
  鬼狐被打倒了,他再也没有动过。  
  金这小子,才这么点时间,元力就有这个水平了吗。   凯莉这样想着,顺便瞟了一眼鬼狐,虽然是吸收了鬼天盟的所有人的元力,但到了这份上,即使没死,没个两三天也绝不可能再动用元力了。  
   果然,金,你很有趣啊。   凯莉抱着近似调侃的心态看向了金,这时距离她观察鬼狐只有不到两秒的时间。  但她的心态却比以往任何时候变得都要快。  
  金没有坚持住,他倒下了。
  “金!!!”   玩乐和调侃之心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焦急之心。在金几乎倒下的那一瞬间,凯莉向着他奔跑了起来。   “金!!”   凯莉还没有意识到,她居然第一次这样焦急地呼唤了一个人。金还没有完全晕过去,他似乎看到了已经跑到他眼前的凯莉。金张了张嘴,凯莉看得出,他呼唤了某个人的名字。  
  他在呼唤谁呢?尽管这个疑问在凯莉心里一闪而过,但她还是遵从了理智,马上蹲下来检查了金的状况。   他没事。凯莉确认了这一点后,轻出了一口气。   “如果你就这样死了,可就没那么有趣的玩具给我找乐子了。”   凯莉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金,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道。
  “没错……更有趣的玩具罢了……”   在听到赶回来的紫堂幻的惊呼前,凯莉像是提醒着自己似的,又重复了一次。   “再见啦,告诉金我还会找他玩的。”   凯莉如此回应了警惕的格瑞后离开了。  


  我刚才是不是说到了战友这个词?凯莉这么想着。虽然自己刚才姑且算是和金协调作战了来着,但这并不代表她认同了金这个“同伴”,毕竟之前她还和金起过冲突,还差点要了他的命,正常来说,是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吧。  
  当然,金这个一根筋的笨蛋可能是个例外。   凯莉一边想着,一边慢慢放停了脚步,脸上也逐渐变得面无表情。  
   居然用手臂挡住那一下……不知道手臂可能会废掉吗?即便这样也挡下来了,即使自己可能受重伤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已经不是单纯的笨蛋了吧,真让人想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之前好像也是呢,”凯莉露出一个甜美但令人不寒而栗微笑,“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傻傻的就过来救不知道是不是设下陷阱的我。”
  “这么天真的家伙……总有一种不看着就会错过好戏的感觉啊。”  
   自己是怎么了呢?心狠手辣的星月魔女,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思念之情。  
   果然,金啊,在这么多参赛者里,你是最有趣的一个啊。只有你,我不太想放着不管呢。   凯莉看着从太空降至这个星球的回收元力技能的光柱,这样想着。          

  当金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  
  金在临近昏迷时,看到了姐姐向他奔驰而来,在梦里,他又一次梦到了姐姐。  
  可能自己是太想姐姐了吧。金这样告诉自己。   不过醒来后也有值得高兴的事,凯莉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正式成为了他们的同伴。尽管金看得出格瑞和紫堂还有些顾虑,但他相信,大家是能够成为真正的朋友的。     
如果说金之前对凯莉还因为那件事而有所怀疑,但现在怀疑已经不存在了,因为鬼狐,大家反而走到了同一条道路上。  
  不过,自己好像是把凯莉错认成姐姐了啊。金稍微回想了一下,意识到了这一点。  
  “金,你是猪吗,居然睡了三天。”   当凯莉这么调侃自己时,只有那么一瞬间,金看到了姐姐的影子。   以前姐姐好像也这样调侃过自己呢……  
  “凯莉,和姐姐有点像啊,”独自一人想到这个问题时,金苦恼地挠了挠头,“是错觉吗?”
  “我和谁很像啊?”   背后传来了凯莉那特有的有些慵懒的声音,金打了个寒战,缓缓回过头去,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我,我是说,凯莉和……某个大明星很像啦!”金辩解道。   “哦~是嘛,”凯莉带着有些威胁性的笑容靠近了一点,“那方不方便告诉我是哪位大明星呢?”   “额……这个嘛……嘿嘿……”   看着有些囧的金,凯莉的嘴角不经意地翘起,她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上捉弄这个白痴小子了。   毕竟是好不容易到手的玩具嘛,这么快就玩腻了可不行。  
  只是这样而已。  



  淘汰赛来了以后,参赛者们的竞争也越加激烈,但这种竞争很快就停止了。排名靠前的参赛者们发现了凹凸大赛的真正目的,于是那些顶级强者暂时放下了往日的成见,选择联合起来,对抗神使以及被创世神雪藏起来的力量——军团。
  金在淘汰赛里成长得很快,在迷宫星后,正是他提议强者们联合起来,对抗黑幕重重的大赛。   成长了不少嘛。凯莉暗自想。  
  由于多了不少对前十的参赛者来说也算是强敌的敌人,金和凯莉便经常一起行动,金的战斗直觉和凯莉超群的谋略相结合,常常让他们无往不克。  
   因为经常搭档的缘故,金和凯莉彼此了解得深了不少。比如凯莉发现金是个不挑食的大胃王啦,还有姐控情结啦什么的。当然,这对她来说,不过是增加了嘲笑金时的可用素材而已。
  不过,凯莉也发现了,这个小子貌似有使不完的干劲,尤其是面对敌人时,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不要命地,一次又一次地发起攻击,就好像他的体力有全宇宙那么大似的。   但有时受了不轻的伤,他也会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和其他人说笑话,就仿佛他只是出去野然后摔了一跤一样轻松。   紫堂幻看起来有些担心,格瑞的冷脸好像松动了些,凯莉拿了个棒棒糖含在嘴里,没说什么。  
   “喂,金。” 过了一会, 凯莉看着包扎伤口着伤口的金,突然开口。   “怎么了凯莉?”   “以后别像个傻子似的只会冲,有时候你要动脑筋,懂吗?省的回来还得花时间疗伤……你已经不是菜鸟了,疗伤什么的,也不能用大赛系统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了,你听懂了吗?”   金说着“听懂了,让你担心不好意思啦”后,对凯莉笑了,凯莉别过头去,嘴里念叨着“拿你没办法”。
     是的,凯莉现在还真是拿金没什么办法了。   只是为了好玩而加入的初心,现在也几乎快被凯莉忘了,她真的开始操心起这个傻小子来。即使只是有意无意的帮助。  
   和金待在一起好玩吗?当然了,那可是自己看中的玩具。但现在,凯莉慢慢对这个“玩具”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每天都在玩一个玩具娃娃,可突然有一天你在玩时却担心起它会不会疼的感觉。  
   金这家伙……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吗……
    凯莉看着正在和紫堂幻唠嗑的金,目光柔和了些。   凯莉和姐姐真的有点像呢。  
 

  金在和凯莉一起行动时,有时会这么想。   因为战斗激烈了不少的缘故,金和凯莉时常会受大大小小的伤,但当金关心地问起凯莉的伤时,凯莉总是露出那熟悉的略带嘲笑的微笑,说:本小姐好着呢,我可没你这么弱,担心你自己就好了。
  这份自信和倔强,让金想起了秋。
  金和凯莉不知一次地说起过秋,说她的强大,她的可靠还有温柔。凯莉每次都会安静地听完然后吐槽,但凯莉没有一次不耐烦过。
  “要说的话,就是没有像你姐姐那样可靠的家里人吧,所以……想稍微了解一下。”   金问凯莉怎么没有像平时一样嫌他啰嗦时,凯莉这样回答道。  
“怎么会呢!从今天开始,我来做凯莉的家人!”  
“金,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这话可不能随便说,白痴。”  
“诶??为什么嘛?”  
“……笨蛋。”  
不出意外地,被凯莉嘲讽了。  
尽管金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但他也慢慢发现了,凯莉和秋,是不一样的存在。  
在秋和格瑞走了以后,金就独自一人生活了。尽管生活很苦,但金从秋那里得到了勇气,他坚持了下来。   而现在,金从凯莉那里得到了类似的东西,凯莉有着他所没有的东西。正因如此,金可以说从凯莉那里学到了不少。
  无论以前如何,无论有着怎样的偏见,大家是能够成为伙伴的。这种想法,正是金从和曾为敌人的凯莉的相处,并和凯莉成为伙伴的过程中学到的。  
  凯莉对我是很特别的。金那单纯的除了伙伴和战斗别无其他的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战斗并不是次次都顺利,当然也有遇到几乎无法打败的对手的时候。  
  黑暗军团军团长,比以往任何敌人都更可怕的存在。    在金活跃的表现之后,军团长降临了,他要优先解决掉金,避免他成为更大的威胁。
  其他人都在对付其他军团成员,只有凯莉及时过来支援,然而他们还是陷入了苦战中。
  军团长犀利的攻击令金难以招架,为阻挡铺天盖地的攻击而凝聚的巨大的箭头在在攻击面前纷纷破碎,军团长那强悍的力量附着在他的武器上,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那一个个如高速列车一般快速的箭头尽数粉碎。
  金在他的面前只有躲避的份。
  军团长根本就无惧凯莉的骚扰,任凭凯莉使出浑身解数都难伤他分毫。
  “放弃吧,”军团长的元力越发的强盛,“屈服于创世神的伟大,你们现在与我对抗根本就如同蝼蚁撼大树!愚不可及!”
  “大家这么努力才走到了现在……我绝对不会放任你破坏这一切!”
  伤痕累累的金又一次站了起来,倔强地面对着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白痴……
  凯莉暗自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非得站起来不可啊?以前也是一样……明明知道实力的差距……
  这样下去,会死啊……
  但凯莉愣住了,因为金看向了她,眼神中没有一丝犹豫。
  凯莉,你也不会放弃对吧!
  凯莉仿佛听到金这么说了。
  ……
  ……
  是啊。
  放弃什么的,向命运屈服什么的,好像不是本小姐的风格啊。
   好你个金,看准了本小姐不肯受人摆布是吧。
  果然啊……败给你了……
  “喂,蠢金!”
  凯莉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向着金喊了出来。
  “虽然你又笨又没用,但是本小姐可没允许你就这么死掉啊!打起精神来,本小姐就允许你和我一起打败这个狂傲的家伙!”
  “当然了!!!”
  金的回答也同样斗志昂扬。
  “……无聊。”
  军团长的元力运转到了极致,杀机如决堤之洪般溢出。
  金和凯莉相视一笑,彼此心里都很明白了。
  真是的,这么多人里,除了金,真是没人可以让我,感到如此快乐了啊,明明都这么危险了。
  果然凯莉,你和姐姐,和我的朋友都不一样呢。
 


  迟来的文,希望群里的大家不要打我。
  觉得凯莉对金来说就是与养育自己长的是秋一个地位的重要存在,金对凯莉来说就是可以卸下心防,无条件信任的人。
  这对真是太好了!
 

开个点文,金凯,秋金,all金,柠金都可以,来自一个咸鱼的不要脸,占tag抱歉

凹凸scp(金的人设)




  注意,此处引用的等级分别为safe(基本安全),Euclid(十分危险)和keter(非常危险),具体设定可自行百度
  ps:此处scp编号与真实编号对应scp无关,且并非为真实档案模式


  scp—119   过度防卫者   等级:safe

  档案:scp—119为一个年龄为十六岁左右的欧亚混血的金发男性,身高165公分,体重约65公斤。scp-119在平时表现十分正常,通过分析其所有活动以及语言特征
发现scp-119在几乎所有方面都与正常人几乎一致,并且其还具有相当大的人格魅力,这使其容易引发他人对其的好感甚至是信任。此外已经观察到scp-119对各类运动都有兴趣,且会积极参与运动项目。目前通过实验(数据删除)已经得知scp-119在目击到与凶杀和血腥有关的影像或文字资料时会产生严重不适,若强行让其杀死人类,则会立即引发(数据删除)的严重后果,此时scp-119将会发生一些形体上的变化,并拥有与(数据删除)类似的能力,足以对整个人类产生威胁。若发生此情况,scp-119将立即变为keter级别,整个收容设施将立即封锁,当地基金会分部应立即进入紧急状态,将(数据删除)调配到scp-119所在收容设施并允许其利用可允许范围内的一切方法
使scp-119重新平静,这也是目前可应对scp-119收容失败的唯一措施。
  目前scp-119被收容于位于俄罗斯的一处放核弹攻击设施中,其内部由特殊材料制成。scp-119被收容在一个10*10*10的空间内,平时无特殊情况应允许其在设施内自由活动,禁止任何人员用让scp-119明显感到受到侵犯的语言与其对话,禁止任何人员提供凶杀暴力有关资料scp-119,如有人员违反上述规定或是有违反规定的倾向,任何人员可不经允许将其当场处决。管理人员每天应允scp-119与(数据删除)进行短时间的视频通话,任何人员不得讨论其通话内容,如发现有将与通话相关的资料加以泄露或讨论的行为,无论其是否造成不良后果,一律加以处决。
  scp-119要求:每天与(数据删除)的短时间通话(允许),完善的运动设施(允许),从1990年至今的所有非暴力游戏(允许获得一部分),与(数据删除)一周一次会面(拒绝)。
                            
                             
 

惊了,官方搞事啊,能绑丹尼尔的只有神使吧?难道丹尼尔暗中操作暴露了?

算我求你们了去结婚好不好,我把我多年的零用钱都拿出来给你们发红包好不好,你们怕不是要把我这个老年人甜死ԅ(¯﹃¯ԅ)

(all金向)好友和姐姐交换灵魂怎么办(二)

  距离凯莉察觉到自己已经进入秋的身体的这个事实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凯莉差不多接受了这一事实。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自己确实掌握着秋的身体,而且没有任何不适和别扭之处,完全就像是她本来的身体一样操纵自如。不过秋的一些身体记忆还是存在的。
  而就是秋的身体记忆,让凯莉断定,秋绝对是个深度弟控。
  为什么?
  因为金抱住自己撒娇时,凯莉感觉到身体好像被火烧一样热,一种舒服而爽快的仿佛电流一样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凯莉全身,若不是平时早就练就了高超的演戏本领,凯莉早就舒服地叫出来了。
  但人设的障碍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有效的,起码凯莉控制住了欲望。
  看着金对自己展现着平时在原来的身体绝对看不到的一面,凯莉觉得自己已经被金撩惯了的心此刻正狂跳不止。
  如果是秋的身体的话,说不定……
  凯莉摸摸金柔顺的头发,金舒服地眯起了眼,凯莉按耐住狂躁不安的心,抚开了金前额的头发,然后有些犹豫地轻吻了一下。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没有太激烈的反应。
  果然。
  用秋的身体的话,好像可以和金做平时根本做不到的事呢~
  那么……
  凯莉微微一笑,又亲了亲金的脸颊,然后把金拥入怀里,在金的耳边用十分撩人的语气说道:“金,今天和姐姐一起吧?”
  “好啊!”
  耳边传来了金欢快的回答,凯莉心里一喜,把金抱得更紧了。
  就在此时,金的手机响了,金刚想去拿,不料凯莉却抢先一步拿到手机,并瞥了一眼来电显示,脸上也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然后她在金看不到的角度,挂掉了电话。
  “姐姐,为什么要拿走我的手机啊,我要听电话啊。”
  金不解地问道。“乖,这是打错了,不用管的,”凯莉小姐在蒙混过关后又对着金挂上了温暖的笑,“不管这个了,正好姐姐今天没有工作,咱们一起出去玩吧。”
  “好啊啊啊啊啊!!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过了!”
  金露出了幸福的笑颜,凯莉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跳一度停摆。
  金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这样的金,我全都要jpg。
  抱歉了秋姐,刚刚挂了你的电话,不过,你就借金给我用一天吧~
   计划通凯莉小姐这样想着。


  “这是,怎么回事?”
  城市的另一栋公寓楼里,黑发的面容精致的女孩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神情冷漠。
  “到底是谁在金的身边……如果我变成了凯莉这个小丫头的话,那么我的身体多半是被那个小丫头占据着吧。”
  “好你个小丫头,想用我的身体对金动手动脚是吧。”
  黑发的女孩虽然没有怎么动,但她身上的气势简直如同不动明王降世,咄咄逼人。
  “金,我的弟弟,只有我才能在你身边!”

 

(all金向)好朋友和姐姐互换灵魂怎么办(一)

  一觉醒来,凯莉是懵逼的。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舒舒服服地睡在自己家里的,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房间都不一样了?
  好吧,她承认自己最近为了靠近金那个傻小子操碎了心,整晚地制定各种计划导致没睡好觉精神不好也是事实。但情况应该还没严重到出现幻觉吧?
  继续观察这个房间,凯莉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
  等会,多了一个人?
  老娘警惕性低到被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混混闯进来占便宜了?
  凯莉一下子变得杀意四溢,她抄起从床头柜上拿的台灯就往那个小混混头上砸去。
  然而下一秒,凯莉的手就硬生生停在了空中,取而代之的是在脸上迅速蔓延的霞红。
  因为那个小混混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傻小子,金。
  怎么回事?!为什么金会睡在我旁边?难道金开窍了,来夜袭我了?还是趁着晚上把我绑到他家里来了?
  凯莉尝试着戳了戳金有些婴儿肥的脸颊,金挠了挠被凯莉戳的地方,没有醒过来,还发出了“嘿嘿”的声音。
  是真的,不是梦。凯莉看着金这和在课上一模一样的睡姿,确认了这一点。
  虽然凯莉还是对金主动出击抱有期待,但她也很明白,金是不会这样做的。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能看到这么可爱的傻小子,被绑架也不亏了。凯莉一边靠近端详着金的睡颜一边这样想着。
  突然,金的眼皮动了,凯莉迅速与金拉开距离,并熟练地在脸上摆好一副冷漠的表情,准备和金来几句平时和他打招呼的话,之后就以“咱们睡过了”的名义强迫金做自己男票。凯莉在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的同时也用她精湛的演技做好了准备。
  金睁开眼睛了,他看起来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但看到凯莉时,他眼睛一亮,直接扑进了凯莉的怀里,让凯莉把已经准备好的话又生生地咽了下去。
  为什么金现在这么主动了?难道真是开窍了?凯莉被金抱着,头脑已经因为害羞而一片空白。但片刻之后她反应过来,立即开始施展她高超的演技来掩盖自己的失态。
  “喂,谁允许你抱着本……”
  “姐姐早上好!”
  金把凯莉说的话打断了,他说的话也把凯莉雷到了。
  姐姐?
  开什么玩笑,她不是和金一样大吗,怎么就姐姐了?
  “喂,金,你睡糊涂了吧,我……”
  凯莉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了不对。
  自己的欧派,很雄伟。雄伟到可以把金的脸……埋进去。
  而且她比金高了不少,凯莉看都不用看就可以感觉到金只到自己胸口的样子,因为金现在正在她的胸口处蹭来蹭去地撒娇,那样子像极了向主人讨要爱抚的金毛。
  好可爱……不对!!!虽然这样也不错,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尽快弄清楚情况!
  凯莉拿起手机用反光的屏幕看了一眼,然后开始怀疑人生。
  散落的长长的金发,和金一样的碧蓝的眼眸,还有那透着英气的漂亮的女性脸庞。
毫无疑问, 出现在屏幕里的脸的主人不是别人,就是金的姐姐——秋。
  凯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捏了捏自己的脸,微微的痛感再次告诉她这是现实,不是梦。
  于是凯莉低头看了看正在撒娇的金,金察觉到了凯莉的目光,于是他抬起头,露出一个充满阳光的笑。
  “姐姐,昨晚我梦到你了哦!”
  凯莉有种想狂跑三圈的冲动。
  这个笑,这句话,太犯规了。
  凯莉试着伸手摸摸金的头,金很顺从地接受了,而且一副任君行动的样子。
  无论如何,凯莉小姐似乎暂时不打算回去的样子。

  与此同时,在同一座城市的某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变成了一个小女孩……我可爱的弟弟呢!!!”
  黑发的女孩抓着头发,用好像地狱恶魔般的语气说道。

 

(金凯)想爱的话就去爱吧

  嘿,凯莉,你好啊,我是七十岁的你啊。
  你会在十五岁的时候遇到一个金发的,很孩子气,总是充满自信的男孩子,叫金。
  和金相遇以后你一直想追他,和他交往,但你一直不肯主动,因为你有一点害羞,还有你过去的一些事,让你不敢行动。
  但心中有爱就要马上行动啊,因为金会在凹凸大赛里逝去。
  你会无比悲伤,后悔,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所以你到了七十岁,你还是没有嫁人,还是一个人。
  所以凯莉!你替我转告亲爱的金,我整个生命中最爱的人就是他。
  一定要替我告诉他:金,我爱你哦~


 

 

  看到秀夫老爷爷对年轻的自己说的那段话写的,感觉这就是爱情啊,顿时被老爷爷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霍金先生,一路走好

这救人,这断手,还有凯莉和姐姐身影的重合,姐姐是金最喜欢的啊各位!!大声告诉我你们看到了什么! ! !